像陀螺一樣轉了一圈又回來,
沒想到自己也有可以成為別人消磨時間的茶餘飯後下酒配菜,
感覺很奇妙.

一年多前的事情,
既然我已經有所決斷與改變,也很慶幸地,自己在回想時與面對上有所解脫,
在這種狀態下聽到,不算太糟不是?
至少不像先前那樣,一觸擊就跟彈簧一般跳呀跳,靜不下來.
雖然有些部分,我得說,好訝異.
即使造成這樣的原因我不清楚,我們之間大概也沒有任何一個能掌握全部實情的吧.

話每個人都在說,不同的闡述 不同的措辭 不同的評論 不同的見解,
最後變成怎樣的一個"故事"?普遍性的流傳哪一個"版本"?不知道.
不可能說真的不介意 沒有感覺.
畢竟......不僅僅因為有關於自己,而且也是段對誰都很沉重的經歷.
至於辯駁什麼的,到不覺得有特別必要.本來大多是不認識的人吧?說了又如何?
真正希望能夠懂得人知道,不就夠了.有心想找當事人確認真偽的,就視對象狀況說,
我喜歡她在聽到傳言後還跑來確認真偽的態度.
太多的事情自己做不到,對於這樣的流傳也覺得不妥卻也無力改變,
......最痛苦的人不是我.
深感不論是否有關我責任的部分,太多覆水難收.
做都做了,繼成事實就是如此,但是真的不適合拿出來說的部分......不應該呀.



我能做的,只有給予在意者祝福,與思考如何讓和重要的人感到幸福,這樣.

鏡(Kagami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